歡迎來到紹興上虞銀邦化工有限公司網站!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權威專家否認草甘膦致癌 事件仍存爭議

生意社03月23日訊

  草甘膦作為一種廣譜型除草劑,已經投放市場40余年,目前在全球130多個國家完成了農藥登記,是全球最大的農藥品種,占據了除草劑產品的半壁江山。

  但近年來,草甘膦遭遇了成長的煩惱。尤其是2015年3月,國際衛生組織(WHO)下屬國際癌癥研究機構(IARC)發布評價報告,稱孟山都除草劑中所含草甘膦成分可能致癌。這在全球范圍掀起了軒然大波。草甘膦是否真的對人體致癌?社會公眾和消費者當如何面對該產品?針對這一熱點話題,在近期舉辦的第八屆世界農藥科技與應用發展學術交流會上,世界知名的科學家和農藥專家們進行了一場觀點大碰撞。

  IARC發表草甘膦“致癌說”

  上個月,德國一個名為慕尼黑環境研究所的環保組織發布檢測報告稱,在德國最暢銷的14種啤酒中發現了被廣泛使用的除草劑成分草甘膦的痕跡。這一報道又一次引發了社會對草甘膦的討論。

  該組織在報告中表示,這些啤酒中的草甘膦含量值為每升0.46~29.74微克。雖然從絕對數字來看,被檢測到的草甘膦含量很小,但檢測結果令人擔憂。

  該組織的報告即刻引發了德國政府和啤酒行業的反對之聲。Brauer-Bund啤酒協會表示,該研究結果只是基于少量樣本作出的,因此并不可靠。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也表示,這些啤酒中的草甘膦含量不會對消費者健康構成風險,“一名成年人每天要喝1000公升啤酒,才會攝入足以危害健康的草甘膦。”

  這已不是草甘膦第一次被認定對人體有害。2015年3月,IARC發布評價報告,稱孟山都除草劑中所含草甘膦成分可能致癌。此項評價列述在《柳葉刀》腫瘤學分類下一篇新的分析報告中,并在IARC官方網站上發表。據稱,該評價由來自11個國家的17名專家審定通過。

  IARC報告指出,在施用草甘膦的農田附近的農產品、水源以及空氣中均檢出草甘膦殘留。噴灑過草甘膦的農產品做成食物后,將草甘膦帶到人類以及牲畜食品中,有證據表明草甘膦可能會導致人患上癌癥。根據草甘膦和人類癌癥之間存在聯系的“有限證據”及來自動物實驗的“充分證據”,將草甘膦列為2A級致癌物質(可能對人類致癌)。該機構稱,這一結論匯集了2001年以來美國、加拿大以及瑞典發表的多項數據。

  IARC稱其綜合考慮美國環境保護局(EPA)及其他顯示草甘膦致癌研究為陽性的報告,判斷有充足的證據證明草甘膦對實驗動物致癌,并且根據有限的證據表明,除草劑草甘膦可能導致非霍奇金淋巴瘤。IARC在報告中表示:“草甘膦也可破壞人類細胞的DNA及染色體,盡管細菌測試的結果為陰性。有一項調查發現,農田噴灑草甘膦后,附近居民血液中標記的染色體損傷增加。”

  但IARC發布報告之后,德國聯邦風險評估研究所(BFR)對此作出回應,堅持草甘膦為非致癌物質的意見。BFR在意見中表示,對《柳葉刀》雜志上發表的報告將草甘膦歸為2A級致癌物質一事感到非常驚訝。包括WHO農藥殘留聯席會議小組、EPA等在內的組織進行的評估結論與之完全相反,即草甘膦沒有致癌性。

  然而,“草甘膦致癌”的聲音仍然在全球擴散,歐盟越來越多的國家加入反草甘膦聯盟。據了解,保加利亞、丹麥、奧地利、比利時與意大利等國,私下表明準備投票反對重新批準使用除草劑草甘膦。原準備重新批準草甘膦使用到2031年的投票目前也被迫推遲,讓2016年6月到期的草甘膦除草劑處于禁用邊緣。

  與此同時,歐盟各國公眾反對草甘膦除草劑的呼聲也越來越大,近150萬人聯名向歐洲衛生專員請愿,要求禁止草甘膦。

  各國專家對此并不認同

  在IARC發表草甘膦致癌結論之后,孟山都公司組成了一個專家組,專門對IARC所得出的結論進行了審查。據了解,專家小組包含了來自美國、加拿大、巴西、英國和德國的16位在國際上受到認可的科學家,并進一步分成幾個小工作組,對草甘膦暴露、流行病學、動物生物檢疫和基因毒性進行了實驗數據的對比認證。專家小組不僅對IARC評審過的所有實驗數據進行了研究,還對IARC沒有評審過的其他所有實驗數據進行了研究評估,得到了最終的評審結論:草甘膦不會對人體致癌。該評審結論近期將在國際上進行發表。

  關于草甘膦致癌的話題,在此次世界農藥科技與應用發展學術交流會上,國際著名的毒理學專家、流行病學專家和農藥權威專家進行了詳盡的分析。專家們認為,草甘膦致癌的言論并沒有科學依據,IARC所發表的論文以及結論也缺乏有力的證據支撐。

  致癌試驗本身存在問題

  中國農藥專家、沈陽農藥化工研發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劉長令:關于IARC的草甘膦致癌評估,事由是一名法國科研人員利用小鼠做了一個長達2年的草甘膦致癌性試驗,通過2年試驗后發現大部分試驗小鼠呈現出癌癥病變跡象。但需要特別注意的是,這個試驗中所使用的試驗小鼠品種并非常規的試驗用白鼠,該品種在自然生長條件下產生腫瘤、癌變的幾率就比較高,因此這樣的小鼠試驗并不能有效證明草甘膦的致癌性。相關雜志經過評估,隨即將草甘膦可能致癌的論文撤下。

  無毒也需正確施用

  原拜耳作物科學亞太地區產品安全與可持續總監郭井泉:雖然研究證明草甘膦對人體不會產生健康方面的影響,但是需要注意的是,種植者在使用草甘膦的過程中仍然需要注意使用方式。農藥生產公司以及經銷商有義務向種植者傳授正確的農藥施用方法。

  農藥產品的規范化操作使用、改進的施藥器械等對于減少農藥對非標靶生物和環境的污染會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草甘膦的作用原理是破壞雜草的代謝途徑,在施用之后需要一定的作用時間,種植者千萬不可因為除草劑作用效果緩慢而擅自增加使用量。

  與此同時,在生產實踐中,人們不可能降低一個最終產品的毒性或危害,但是完全可以降低與產品的接觸幾率,從而降低潛在風險。在施藥過程中,農藥使用者應當使用正確的施藥方法,并對身體進行全方位的防護。實驗證明,通過有效的防護措施,可減少95%以上的藥品接觸,從而最大程度地避免使用隱患。

  從根本上消除公眾顧慮

  四川省樂山市福華農科投資集團董事局主席張華:在草甘膦受到頻頻質疑的情況下,國際國內同行以科學的力量、理性客觀地回應公眾關切尤為重要。作為農藥生產企業,我們不僅考慮加強原藥和制劑的開發、生產,還將加強消費端的使用指導,幫助供應商和種植從業者科學、正確地使用產品,從根本上消除消費者對草甘膦產品的顧慮。

  草甘膦與癌癥沒有必然聯系

  世界職業流行病學專家、英國流行病學名譽院士Tom Sorahan:在研究草甘膦致癌的研究實驗中,我們重點關注了非霍奇金淋巴瘤和多發性骨髓瘤這兩種癌癥,這與IARC的關注重點吻合。

  通過對比6個已有研究使用草甘膦與非霍奇金淋巴瘤關系的數據發現,雖然有4組數據顯示草甘膦的使用與非霍奇金淋巴瘤的并發有很大關系,但是試驗中所有的研究都有突發因素存在。與此同時,這幾個認定草甘膦與非霍奇金淋巴瘤并發有關的研究,都沒有對劑量反應進行分析和研究,也沒有對其他農藥有可能存在的風險和影響進行排除。其中還有部分數據有很大可能是人為提高了相關性風險。

  一個美國研究團隊AHS對此實驗進行了對列研究。在該實驗中,團隊對草甘膦接觸天數(1~2678天)進行了精準化測定。實驗發現,隨著接觸時間的增加,患病的幾率并沒有表現出增加。該對列研究的實驗范圍涉及到美國超過5萬家農藥使用單位,充分顯示出非霍奇金淋巴瘤與草甘膦的使用并沒有必然聯系。

  在多發性骨髓瘤方面,現有已發表的3個研究成果中,第一項研究僅有5個研究對象,不具備廣泛對比性;第二項研究中的實驗過程人為增加了癌癥并發風險;第三項研究涉及32個實驗對象,結果顯示較為放心。

  根據現有的所有文獻以及數據、試驗方法進行對比分析和認證后可以發現,草甘膦的使用與非霍奇金淋巴瘤以及多發性骨髓瘤的發生并沒有必然聯系,草甘膦的使用對于癌癥的產生并沒有正向作用。

  需要注意的是,不論是行業專家還是政府機構,都要謹慎地對待流行病學的研究結果,因為這樣的研究非常容易犯錯。任何流行病學研究都存在一個或者多個解釋,這里面存在一些因果聯系、偏差、混淆和偶然性因素。如果我們要確定某類癌癥的發生是與職業相關,那我們必須保證這些偏差、混淆都被消除,而實際過程中卻又不能保證被完全剔除掉,因為我們的實驗數據多數為觀察數據,難以很好地控制其他變量。

  草甘膦不參與人體代謝

  美國毒理學會認證資質毒理學家、孟山都公司高級毒理學家Kimberly Christina Hodge-Bell:草甘膦的工作原理是阻止植物生長所需的某些氨基酸的合成。但是人類和動物身上并沒有這個氨基酸需求途徑,所以草甘膦在作用方式上并不會對人體或動物產生影響。

  我們經常會被人問到,為什么草甘膦有這樣好的除草效果?這是因為草甘膦具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化學功能,它能夠抑制植物生長必須的代謝途徑。而這樣的代謝途徑在人類和動物中是沒有的。除此之外,草甘膦的生物利用率也非常低。它有極低的皮膚吸收性,口服腸道吸收率低,沒有生物積累,而且不參與代謝。換句話說,草甘膦能夠迅速從體內被排出。

  在過去的40年中,各個地方的監管機構都一直在關注草甘膦是否有毒性,因為監管機構要求必須有一定的研究支撐才能通過注冊。也正因為這樣,草甘膦和其他除草劑不同的是,它具有一個非常大的毒理學數據庫。目前草甘膦具有6個大型數據庫,除此之外還有其他部分驗證的數據庫。

  草甘膦產品受到了世界各地監管機構的評審。經過多次研究證明,草甘膦具有良好的毒理學概況。草甘膦沒有極性、毒性,不會造成皮膚刺激,不會導致基因突變,不是一種致癌物質。除此之外,草甘膦不具備神經毒性和免疫毒性,也不具有生殖毒性,不會影響到內分泌,不會造成胎兒畸形。各個國家和地方機構長期以來對草甘膦產品的評審認定都是無毒或低毒。

  在常規施藥以及生活中,草甘膦的暴露量不及規定的可接受每日攝入量(ADI)的1/100。將一般人群的草甘膦每日攝入量以及農業從業者的最大攝入量與ADI進行對比不難發現,暴露量遠低于草甘膦的可接受攝入量。

  對于IARC的研究實驗以及公布的數據,我們可以看到,報告中公布了充分的動物作用證據,但是作用到人體上的實際證據非常有限,而且這組數據的內容與過去幾十年間全球各監管機構得出的對于草甘膦的研究結果相違背。

  通過對數據的審查我們發現,IARC并沒有對過去已經公布的所有長期性致癌研究數據進行審查,IARC研究的報告數量僅有4份,而目前已經公開的草甘膦致癌性研究數據共有14份,IARC僅通過部分不夠充足的數據和報告就得到了與過去所有研究結果相悖的結論。

  在IARC發表研究結論之后,歐盟、加拿大等國家和地區的權威機構對此進行了回應。各機構表示,根據證據的權重顯示,草甘膦不太可能對人類產生致癌危害。德國同其它歐盟成員國磋商了之后發布了再評審報告(RAR更新附錄),報告表示,通過研究和數據對比得出,草甘膦不太可能對人體產生致癌危害。

  草甘膦提高農業生產效率

  中國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化工行業分會副會長馬春艷:以玉米、大豆、油菜、棉花為主的轉基因作物自商業化以來,獲得了快速發展。據統計,目前全球轉基因作物超過1.8億公頃,有29個國家批準了轉基因作物種植??钩輨┑耐茝V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保障了作物健康成長。2015年中國農藥出口前20強企業中大多數企業涉及到草甘膦業務。草甘膦、草銨膦對內分泌系統影響的不實言論,會對整個行業的發展帶來不可預估的影響。

[ 關閉 ]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紹興上虞銀邦化工有限公司(原上虞市銀邦化工有限公司)
地 址: 杭州灣上虞經濟技術開發區緯五路一號 郵 編: 312369
電 話: +86-575-82738118、82730408
傳 真: +86-575-82730068
聯系方式:杜總(13967539888)張柏澤(15988278282)
國內制劑:秦成軍(13805653227)
網 址: www.kunurl.com 郵 箱: info@ybchem.com
紹興上虞銀邦化工有限公司(原上虞市銀邦化工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C)2017 網絡支持 中國化工網?全球化工網?生意寶 著作權聲明 浙ICP備14031302號-1
欧美av亚洲av国产av综合区_国语自产拍在线视频中文_黑色丝袜脚足国产在线看